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小老虎

大狼狗小老虎跳皮绳

2022.07.22 来源: 浏览:5次
大狼狗小老虎跳皮绳(大狼狗小老虎跳皮绳)

  唐高宗二圣临朝时期,河南道有户家境还算可以的人家。户主姓刘,育有两子,长子刘子亨,次子刘子成。

  民间说龙生九子,各有不同,其本意是说人和人的性格本不同,就算是一奶同胞也是如此。

  刘家二子,相差两岁,性格迥异。长子刘子亨欲靠读书跳出黎庶之圈,进入士子阶层。次子刘子成则对读书无有兴趣,生平唯爱交友,惹得哥哥不喜。

大狼狗小老虎跳皮绳

  刘子亨读书多年,对弟弟内心疼爱,却因气恼弟弟不学无术,言语间多刻薄。然弟弟不以为意,仍然敬着兄长。

  刘子亨由此得了个弟弟虽然不学无术,却最喜卖弄大度的结论,刻意疏远。

  好好的亲兄弟,随着年龄渐长,竟是冰炭不同器,寒暑不兼时。

  兄弟二人话不投机,弟弟见到哥哥仍行幼弟之礼,哥哥勉强回之。

  如此,兄弟二人渐渐长大,刘子亨长成了翩翩儒雅公子,刘子成则成为了乡里间有名的豪爽之人。

  Ⅰ:孟春日子亨娶妻,完婚日子成送喜

  刘子亨不喜弟弟所作所为,不喜他结交那些朋友,认为都是些狐朋狗友。但这并不代表他跟弟弟有仇,事实上,他这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态度。

  刘子成在内心深处从来不曾讨厌过哥哥,他不喜读书,却非常聪明,知道哥哥是想让自己以后能过得好一些,虽然哥哥之打算对他来说是折磨,但他对哥哥半点恨意也没有。

  这一天,父母破天荒将兄弟二人叫至一起,家里有重要之事需要商议。

  之所以要商议,就是讨论刘子亨娶妻之事。按道理说,刘子亨已经二十岁,刘子成也已经十八岁,兄弟二人俱都过了婚配之年,家里家境也不错,为何会迟迟不娶呢?

  主要原因在刘子亨身上,他想读书有成再成婚,万一早早成婚,以后后悔了可怎么办?

  兄长不娶,当弟弟的如何能后来居上?所以弟弟也不能娶,如此,刘家直到现在仍然没有儿媳。父母着急,欲劝刘子亨放弃执念,娶妻后也并不影响读书,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这个家呢?

  刘子亨对父母所说不为所动,刘子成叹了口气:“唉,父母日益年迈,也并未指望兄长高官厚禄,人们说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,兄长何必陷入此执念中不愿出来?”

  父母所说,刘子亨尚能忍耐,弟弟也来说,他自然不听,斜眼看着弟弟,他冷哼一声:“哟!咱们子成言语间竟也咬文嚼字?这是平日里跟人花天酒地时偷偷读书了?读的什么可否跟兄长说说?《偷盗经》?《赌博赋》?”

  刘子亨对弟弟说话竟如此刻薄,刘子成无所谓,脸上仍然全是笑容,可父亲皱眉不喜:“岂有此理!他是你弟弟,况且言语并未出格,你仗着读过书便能如此刻薄?书中圣贤道理,你又学了几成?你不成婚,子成便不能成婚,你有执念,却完全不顾及别人,又怎有半分兄长的样子?”

  刘子亨被父亲说得面红耳赤,思索半天后对着父母说道:“如此,全凭爹娘做主便是了。”

  这便算是他答应了,除了他,剩下的人都非常高兴。刘母长长出了一口气,两个儿子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,从来不曾厚此薄彼,虽然性格不同,但各有优点。如今儿子同意成婚,当娘的欢喜莫名,欲要全家共同吃饭。

  不料刘子亨直接起身,说自己尚需读书,就此而去。刘子成也一脸笑容,说自己约了朋友饮酒,这便要出去。

  两个儿子相继离开,老两口相对唯有苦笑。

  刘子成不读书便有大把的时间,这些时间他干嘛了?真如哥哥刘子亨所说,是行偷窃之事?是染上了赌博恶习?都没有,刘子成学了门手艺,他热爱木刻。

  几年前,他跟朋友外出玩耍时帮过一个老汉,老汉会木雕,正好他也喜欢,便跟着老汉学,如今手艺已然得成,刻出来的东西栩栩如生,但他并不知道能不能以此为生,只是当成个爱好。

  父亲常说玩物会丧志,他觉得自己这是在玩耍,也不敢跟父亲说,每次都偷偷去。

  他出门直奔老汉家中,老汉觉得他人可以,对自己也好,所以要送他一样东西。

  此物是一块铜镜,镜面光滑鉴人,周边刻划着一圈不知名的符文,上面还带着一根皮绳,虽然普通,却沉重异常。

  “此镜有何奇特之处?”

  听他如此说,老汉笑了:“寻常铜镜,只是以前师父传于我的,看你不错,送给你了。”

  他听后面色严肃,之前一直没拜师,此时既然老汉将铜镜送给自己,他磕头行礼,算是认了师父。礼毕,他将皮绳套在自己脖子上,铜镜塞进衣服里便开始埋头刻东西。

  他要刻出一些喜来,哥哥答应成婚,不用多久便会完婚,自己刻这些喜便会派上用场,到时候也让哥哥看一下,自己并不是不学无术。

  他刻得认真,老汉看着他频频点头,似乎非常满意。

  事实的确如刘子成所想,刘子亨点头,母亲放出话去,很快便有不少伐柯人上门作伐。

  最终定下了一位张姓姑娘,姑娘名唤张雪盈,也是自小读书,知书达礼,刘家非常满意,一直不想娶妻的刘子亨本人也非常满意。

  如此,大婚得成,刘子亨迎娶张雪盈,那时候的成婚之礼已经非常繁复,仅是聘礼便有几十样,但都是取其寓意之喜。对于普通家庭来说,这也是沉重负担,然而刘家多年积蓄,就是等待如今,这难不住他们。

  成婚日,刘子成拿出自己所刻之喜,惹得家人惊艳不已,但他不说是自己所刻,只说在外面买来送于兄长。

  家里人谁也不会想到是他刻的,因为大家都认为他现在仍然玩心太盛,根本不可能学到任何手艺。他本人也不做解释,乐得不让家里人知道,怕父亲说自己玩物丧志。

  顺利成婚的刘子亨至此再不是一个人,而刘子成也有了一位嫂子,便是这张雪盈。

  刘子亨对弟弟没有任何好感,按道理说夫唱妇随,张雪盈也该对刘子成极尽讨厌。可是张雪盈不,她对刘子成带着种长嫂如母的关心,也不认为刘子成身上全是缺点。

  有她在中间,兄弟二人关系缓和不少,因为刘子亨欲要对弟弟说刻薄话时,张雪盈便能反驳回去。你说想引经据典,人家张雪盈也可以以及反驳,毕竟自小读书,且人非常聪慧。

  刘父刘母对张雪盈非常满意,认为儿子有福气,竟娶到如此贤淑妻子,也算是刘家有福。

  刘子成对于嫂子也恭敬非常,因为有了张雪盈的到来,这个家竟比以前和睦了不少。但谁也不会想到,兄弟二人会因为一件平常之事闹出巨大矛盾,甚至差点反目成仇。

  Ⅱ:春社日肉食丢失,乱生疑兄弟反目

  刘子亨孟春日成婚,眨眼间已近一年,过了年后,眼看春社便要到来,这在乡里间是个盛大节日,乡亲们早早准备了一应物品,准备对土地进行感谢。

  这些物品中有肉,一旦用完,可以将这些肉分而食之。而谁来分这些肉有讲究,须是大家都认为公平之人,而且大家也认可此人德行,确定他不会因为远近亲疏而厚此薄彼。

  历史中,韩信在乡里间分过,李斯也充当过如此角色。刘子成已经连续两年被大家推举为分肉之人,可见他平时在乡里间名声还不错,深得大家信任。

  既然大家高看自己,自己便要负起相应的责任,刘子成非常重视,早早就开始忙活,由于不是一天,所以物品多存放起来,待节日过去方可分发。

  但这一年,从开始准备,便有肉食丢失。

  这是了不得的事,此肉重要,抛开肉的本身价值不说,因为作用不凡,更显得与众不同。往日里,可没人敢偷此物,因为这涉及到方方面面,被人逮住会颜面尽失,就算不被逮住,这本是给节日使用之物,自己窃而食之,如何能够心安?

  故,一直都没有发生过丢失事件,今年屡屡丢失,惹得里间人人不满,同时大家也非常愤怒,纷纷猜测是何人所为,竟如此胆大包天。

  刘子亨夜间常常读书至深夜,有时候甚至是彻夜苦读。这一天,他读到半夜时出来小解,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有人在嘀咕,蹑手蹑脚过去,趴在门边一听,竟听出是弟弟刘子成在和别人交谈。

  “此肉万万不能让父母以及兄长知道,怕他们会生气。”

  听了外面刘子成的话,刘子亨感觉惊讶,什么肉?为什么不能让父母及自己知道?

  这时候,有别人声音传来:“好的子成兄,咱们谁也不说,又怎么会有别人知道呢?”

  外面的人告别,刘子亨赶紧躲至院中黑暗角落。

  院门被打开,弟弟刘子成走了进来,手中提着一块肉,鬼鬼祟祟进入了他自己的房间。

  刘子亨目瞪口呆,里间之事他从来不热衷,因为他本不是那种喜欢凑热闹之人。弟弟被人推举为分肉之人,这对于刘子亨来说也是脸上有光之事。

  虽然不喜弟弟每日玩耍,可能被里间人信任,这也算是一种了不得的本事。刘子亨不得不承认,自己便没有如此本事,只是他不在弟弟面前夸罢了。

  今天发生肉丢失事件,大家都在愤怒中猜测是何人所为。刘子亨再怎么讨厌自己的弟弟,也不会认为弟弟会偷东西,这点他还是对弟弟有信心的。

  可现在他看到弟弟跟着别人,半夜鬼鬼祟祟分肉,而且他们的交谈还颇为诡异,什么不要让父母和兄长知道?知道了就会生气?这岂不说明弟弟伙同他们偷窃了肉食?

  这还了得?如果被别人知道,弟弟名声会毁于一旦,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跳此火坑。

  想到此处,他就准备拍弟弟房门,但又想到了什么,站在原地思考一阵,他没有拍响房门,而是又回了自己的书房,在书房枯坐至天亮。

  天亮后,刘子亨站在了弟弟门前,两眼直勾勾望着房门,只等弟弟打开。

  父母不是懒惰之人,张雪盈同样也不是懒惰之人,他们起床后,发现刘子亨站在刘子成门前,两眼直勾勾,脸上带有怒火。大家都不解,不明白刘子成又是什么地方惹到了哥哥。

  正在此时,刘子成打开房门,手中提着一个包袱欲要出门,突然见到哥哥站在门前不远处,还有父母及嫂子。

  他手中的包袱本能想收起来,但已经来不及,只好脸上堆笑,问哥哥有什么事。

  刘子亨冷笑一声,指着他包袱问里面装着什么东西,此时又欲要去向何处?

  刘子成想了想,说包袱中装着的是玩物,自己要出门找朋友玩耍。

  刘子亨当然不会相信,父母觉得不解。张雪盈跟刘子亨生活近一年,多少也了解他的性格。此时见他面色不善,怕兄弟二人因此争吵起来,就赶紧拉着刘子亨衣袖,欲要把他拽回房间。

  不料刘子亨将她之手甩掉,大步走向刘子成,说他是盗肉之人。

  父母大吃一惊,刘雪盈也吓坏了,如此罪名,可不敢向叔叔头上安,被别人知道了,小叔以后无法做人。

  刘子亨也不给刘子成解释的时间,伸手夺过包袱抖开,一块肉从里面掉了出来。

  张雪盈一看就傻在当场,她往日里总是帮着小叔,怕兄弟二人闹出不可开交的矛盾,现在她却不敢说什么。因为当场抖出肉来,她也怀疑丢肉是弟弟所为,他偷窃这些肉干什么?家里缺他吃的吗?

  父母也傻站在当场,特别是母亲,两手微微颤抖,小儿子自小顽劣,当娘的知道他性格,但这种偷肉之事发生在儿子身上,妇人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。

  刘子成见事已至此,自己再不解释,只怕父母和哥嫂都会把自己当成偷肉之贼,里间乡亲知道了,也会如此认为。

  “爹、娘,你们休要生气,此不是儿子所偷,是儿子买来的肉,欲要……”

  可他的话尚没说完,刘子亨就指着他打断:“住嘴,闭嘴,你平日里顽劣也倒罢了,可里间乡亲信你,让你分肉,你竟监守自盗,这是男儿所为吗?事到如今,还欲狡辩,你就不觉得羞耻?”

  刘子成感觉被冤枉,自己欲要解释,可兄长还不听,而且他也着急出门,如此被阻拦,他也有些恼怒。

  “哥哥,你平日对弟弟多有刻薄之语,知道弟弟为何从不还口吗?那是因为你乃兄长,弟弟不读书,可也知道兄长为大的道理。可你对弟弟究竟有多么不信任?子成在你心中竟如此不堪?家中是缺吃还是少穿?用得着去窃肉吗?”

  刘子亨不为所动,一口咬定兄弟偷了肉,如果再不承认,他便要告诉乡里间的乡亲。

  刘子成大吼:“我要解释,你不听,非让我承认是偷窃之物,此肉是弟弟买来送给师父的,你完婚时那些木雕喜画便是弟弟所刻,这下你满意了吧?能不能让我走?”

  刘子亨差点气笑,就你?还木刻?你能坐下刻东西?还师父,你何时拜了师父?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?

  见大家仍然不相信,刘子成无奈,只好让他们跟自己走。刘子亨虽然最终同意跟他出去,但话说得明白,假如弟弟无法自圆其说,他就会将弟弟所为讲出去,目的是给弟弟一个教训,让他从此走上正道。

  张雪盈深深叹气,知道小叔刘子成这次也非常生气。可究竟是不是偷来的肉,还需要证明,而且刘子成所说,她本人也不太相信。

  大家跟着刘子成出门,刘子成首先去了屠夫家里,屠夫看着他笑,说他昨天买了肉,今天为何又来?

  此目的是为了告诉大家,他昨天的确买了肉。

  从屠夫家出来,他又带着人直奔老汉家。

  原来,今天是木雕老汉生日,他在屠夫处买肉,是为了给老汉过生日,但他又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学木雕之事,这才会告诉朋友,不要让自己父母和兄长知道。

  到了老汉家里,老汉接过肉便热情去做,刘子成看向父母和刘子亨。刘子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,突然跺脚:“此仍然不能证明你没偷肉,除非你抓到真正的偷肉之贼。”

  这就是耍无赖了,别说父母,就连张雪盈都感觉脸红。既然冤枉了弟弟,被证实是自己错了,直接给弟弟道歉便行,却又扯出别的事,这不是耍无赖是什么?

  刘子成气得点头:“好,我便给你抓住偷肉之贼,只是为了使你明白,弟弟不是那等腌臜之人。”

  他说完便大步离去,父母面面相觑,全都是无奈,亲兄弟二人,闹成这样,成何体统?

  Ⅲ:羞恼中子亨打狗,夜深时子成救人

  刘子成极为愤怒,但片刻后他又醒悟过来,哥哥为何要如此对自己?是跟自己有仇吗?并不是,他是怕自己走上歪路,所以才会如此约束自己,他实是为自己好。

  想到此处,他竟不再恼怒,只是这偷肉之贼仍然需要抓住,否则哥哥还是不相信自己。

  如何抓偷肉之贼?只能守着,守株待兔固然不是上上之法,但贼在暗处,人都在明处,如不苦守,怕是抓不到贼。

  他也下了决心,干脆守着肉食,如若小贼再不行窃倒还罢了,只要再偷,自己定能抓到。

  如此决心之下,他夜间不准备睡觉,两眼直直盯着放置物品的案几。

  一夜时间将过,并没有贼来行窃,他值守一夜,不觉眼皮沉重,昏昏欲睡之时,突然听到响动。睁眼一看,见一条黑狗鬼鬼祟祟出现,黑狗到了案几之前,伸嘴叼了一块肉便自离开而去。

  刘子成看得目瞪口呆,丢肉后,大家都猜测是人所为,谁能想到,偷肉的竟是一条黑狗?而且这黑狗他也熟悉,就是里间某户人家所养。

  事情明了,他再不等待,回到家中叫起哥哥,又叫了里间数人,直奔黑狗主家而去。

  主家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自己家黑狗会偷祚肉,可当大家到了黑狗睡觉之地后,发现它嘴边尚有肉残留,窝里也有肉碎屑。

  如此,便证明了的确是黑狗所偷,主家怒恼异常,伸脚去踢黑狗,黑狗撒腿便跑。

  相比起主家,刘子亨更加羞恼,自己说是弟弟偷肉,可现在证明自己完完全全错了,都是这条黑狗惹祸,如若不然,自己怎么会冤枉弟弟?

  所以,他不打算放过这条黑狗,后面追着黑狗而去,刘子成见状,怕哥哥被黑狗所伤,也赶紧跟了上去。

  黑狗前面跑,刘子亨后面追,拿着棍子不依不饶,打得黑狗到处乱窜,汪汪直叫。

  刘子成伸手抱住了哥哥:“哥哥,你何必跟条狗过不去?它偷食是因为饿,现在证实不是人偷窃便行。它若被惹恼,反咬到你,岂不是白白受伤?”

  刘子亨被弟弟劝说回家,想道歉又拉不下脸,刘子成也不指望哥哥向自己道歉,他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之人。再说了,如果他死死追着不放,倒显得自己小气,还让哥哥下不来台,他不会做如此愚蠢之事。

  黑狗算是倒了大霉,不仅被刘子亨痛打一顿,回家后又被主家痛打,呜呜叫着跑出去,也不知道藏在了何处。

  按道理说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可是,刘子成夜间仍然没回家睡,主要是他怕被打的黑狗再来偷肉。

  到了半夜,他听到外面传出响动,以为是黑狗又来,可外面只有响动,却并没有黑狗进来。他悄悄到了门边向外看,赫然发现响动果然是黑狗发出来的。

  黑狗发出响动,不过并不是要进来偷肉,它在用嘴咬一根竹子,将竹子咬断后,衔在嘴里开始向前奔跑。

  这黑狗半夜咬一根竹子要干嘛?

  刘子成感觉奇怪,悄悄在后面跟了上去,越跟越是摸不着头脑,因为黑狗所去方向,正是他的家中。

  黑狗到了刘家门前,转了一圈后,竟咬着竹子窜上墙头低矮处,越墙进入家中。

  刘子成出了一身冷汗,此狗行事诡异,进入自己家中竟欲何为?

  他在后面跟着,见黑狗到了哥哥房间门口,用嘴咬着竹子,将竹子一头伸进门缝隙中,用力上撬,里面的门栓被拨开,门打开一条缝隙。

  它又咬着竹子从缝隙里钻入房中。

  刘子成看得目瞪口呆,仅仅是片刻后,黑狗又咬着竹子从房中出来,重返老路,从墙上越墙而出。

  今天非得知道这黑狗要干什么!

  黑狗跑到里外,找了片空地,开始将竹子放于地上,然后向地下挖刨,边挖刨还用竹子比对。

  过了一个时辰,黑狗挖出一个长形地坑,它在坑边转了两圈后,丢下竹子又跑回里中。刘子成此时似乎明白了黑狗想干嘛,全身冷汗直冒,又跟着黑狗回去,就见黑狗再次进入家中。

  这时候刘子成已经确定,真相是这黑狗恼怒哥哥追着它打,所以它咬了根竹子,丈量了兄嫂,然后跑外面挖了个坑,它挖坑是为了向里面埋人,它要让哥哥和嫂子死。

  这条黑狗真是凶恶,而且记仇。

  眼看黑狗又进入哥嫂房间,他手上也没有趁手的东西,猛想起师父交给自己的那枚沉重铜镜,他从脖子中摘下来,对着黑狗脑袋猛扔过去,同里嘴里大喝:“哥哥嫂嫂速速醒来,黑狗欲行报复之事。”

  喊过后,他又转身拿了家中耒耜,跟着黑狗进房,对着黑狗脑袋重重一击,黑狗惨叫一声跑出房间,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。

  里面的刘子亨被惊醒,家中父母也被惊醒,见黑狗窜出家去,又见他握着东西,都茫然不解。

  刘子成将铜镜捡起,又挂回脖子中,这才把黑狗所为说了一遍。

  父母和哥嫂都不敢相信他所说,他带着人到了坑边查看,众人都惊呆了,特别是刘子亨,盯着坑望了许久后,转头看弟弟。

  他走向弟弟,伸手拿出弟弟脖子中所挂铜镜,照着自己的脸,由于天黑,只看到一片模糊。他指着铜镜中说道:“你不是人。”

  刘子成大惊,不明白哥哥为何这样说。

  刘子亨将铜镜还给他后,手拉着他手认真说道:“此镜照出了哥哥心中的狭隘,也照出了哥哥睚眦必报的小气。黑狗偷食,乃是天性,可我却得理不饶人,苦苦追着它打,导致它怀恨在心。其实,不过是为了掩饰我自己的错,结果黑狗竟生出了杀人之心,如果不是弟弟,今晚哥哥命将休矣。弟弟懂得做人道理,哥哥错了,并且以后会改之,望弟弟原谅。”

  众人释然,刘子成紧紧握着哥哥之手:“哥哥不用道歉,弟弟不记恨哥哥,弟弟所为,惹哥哥不喜,哥哥才会多次教训,弟弟懂得。”

  父母和张雪盈拍手叫好,兄弟二人携手而归,重归于好。

  之后一年,刘子成成婚。后三年,刘子亨考而不中,遂回家,兄弟妯娌之间和睦,一家人平安幸福生活到老。

  黑嫂说:人性格多样,几乎没有相同性格之人,就算是亲兄弟也不同,比如刘子亨和刘子成两兄弟。

  刘子亨读书,他当然懂不少道理,同样也想让弟弟读书,奈何弟弟不喜读书,这让他无奈又讨厌,常常教训弟弟。

  刘子成性格豪爽,对哥哥所为也理解,故不记恨哥哥。

  然而刘子亨心眼有些小,对弟弟所为不理解,认为弟弟会行偷窃之事,完全冤枉了弟弟。

  如此小心眼,使他得理不饶人,无理缠三分,迁怒于黑狗,痛打不休。黑狗记恨,竟生起了丈量并且挖坑埋人之心,幸好刘子成撞见救了兄嫂,才没有酿成大祸。

  刘子亨由此悔悟,也算是好事一件。

  故事中的铜镜用处,其实是为了照心,葛洪在《抱朴子》中言:世上万物久炼成精者,都有本事假托人形以迷惑人,唯不能易镜中真形。

  但镜之作用,除了正衣冠,还要正人心。人心一旦陷入执念之中,可怕程度无法言喻。人表面容易掩饰,唯内心不可欺瞒,文中黑狗,有时候也是人心,您觉得呢?

  (本文由黑嫂原创首发!)

Tags: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