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小老虎

刘墉小老虎四大特工

2022.07.22 来源: 浏览:2次
刘墉小老虎四大特工(和刘墉齐名的三大间谍)

孔老夫子在《论语·季氏篇》中说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,友谅,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,友善柔,友便佞,损矣。”

孔子所说的三种损友,常见的解释(有不同的解释)仅限于谄媚逢迎、表面奉承而背后诽谤、善于花言巧语,这说明孔子经历的损友还是不够多不够狠,如果把孔子换成被嘉庆皇帝颙琰赐死的和珅,肯定会对损友给出更深邃的解读:死道友不死贫道,本部堂结交的损友,是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,可不仅仅限于友便辟、友善柔、友便佞——他们是往死里闹我呀!

和珅的四个损友中,当然不包括铁将军阿桂,也不包括宰相刘罗锅,更不包括有嘉勇郡王福康安

在清朝正史中,阿桂和福康安都是和珅的政敌,刘墉老练圆滑,从来不跟和珅正面冲突,真正不给和珅面子的,是领班军机大臣、武英殿大学士、太子太保、一等诚谋英勇公章佳·阿桂:“和珅势渐张,阿桂遇之不稍假借。不与同直庐,朝夕入直,必离立数十武。和珅就与语,漫应之,终不移一步。”

阿桂唯一的遗憾,就是没看到和珅被明正典刑,福康安被乾隆破格进爵贝子,却被一等忠襄公和珅整得死去活来:“福康安由青海路进兵,时青草未茂,马皆瘠疲,粮饷屡绝,运粮布政使受和珅指,欲绝其饷以令其自毙。”

福康安当两广总督的时候,动用军队用漕船给自己盖房子运金丝楠木,又是被和珅和琳兄弟抓住把柄,结果是楠木充公,属下被抓,福康安本人也被骂得狗血淋头,差点丢了顶戴花翎。

我们熟知的阿桂和福康安都是和珅的仇敌而不是朋友,勉强能算和珅朋友的,是“貌寝口吃善著书”的纪昀纪晓岚——说他“铁齿铜牙”也不为过:口吃的人说话看起来就像咬牙切齿嚼蚕豆。

纪晓岚一辈子也没当上大学士,更不曾进过军机处,所以既不能称他是“纪大学士”,也不能称他为“纪中堂”——从嘉庆十年正月被提升为协办大学士,到二月十四日病逝,纪昀只当了一个多余协办大学士,而那时候和珅坟头儿上的草已经一人多高了。

纪晓岚一直是和珅的部下,两人的关系比较不错,电视剧里演的“纪晓岚到和珅家蹭饭”,在历史上也有记载:和珅请客,未接到请柬的纪昀戴着斗笠背着鱼篓主动上门,和珅只好给他添了一双筷子——纪昀这是变相的“负荆请罪”。

纪晓岚之所以向和珅道歉,跟曹锡宝弹劾和珅的家奴刘全有关,连乾隆皇帝也看出了纪晓岚是幕后主使:“或竟系纪昀因上年海升殴死伊妻吴雅氏一案,和珅前往验出真伤,心怀仇恨,嗾令曹锡宝参奏,以为报复之计乎?”

乾隆写诗不咋样,但是简单的逻辑推理还是会的:“若不出于此,则曹锡宝之奏何由而来?”

乾隆之所以怀疑纪晓岚,也是因为和珅给他提了醒:“我于曹御史名姓素未闻知,彼又何从目睹?曹锡宝身为言官,必不至下交奴仆,其车马衣服,尚可云遇诸路途,至房屋宽敞,器具完美,非身临其地何能知悉乎?”

纪晓岚既是曹锡宝的朋友,也是和珅的朋友,和珅与曹锡宝素无往来,说来说去,还是纪晓岚把朋友和珅卖了。

和珅跟纪晓岚是朋友,但是纪晓岚当面跟和珅说好话,背后却指使曹锡宝从刘全儿入手准备搬倒和珅,虽然是出于公理正义,但是作为一个朋友,这事儿做得却有点不地道,所以纪晓岚也算和珅的一个损友。

除了文友(和珅的文才相当不错)纪晓岚,和珅还有两个“师友”,那就是吴省钦、吴省兰兄弟——他们原先是和珅的老师,后来又成了和珅的学生,师生关系的转换,让我们想起了《芋老人传》中的一句话:“时位之移人也。”

拜学生为师的吴省钦吴省兰显然是没有做人底线的,这跟说相声的拜师爷的哥哥为师,变成了师父的师弟一样,都是为了利益而不要脸面。

和珅把前师父今弟子当成了心腹,并派他们去监视嘉亲王(嘉庆帝)颙琰,包括曹锡宝弹劾功败垂成,朱珪进京入阁受阻,都是吴省钦吴省兰从中作梗。

如果和珅是一头大老虎,那么吴省钦吴省兰就是两只虎伥,但奇怪的地方就在这儿:和珅跌倒,吴省钦吴省兰却没有趴下,嘉庆皇帝把他们降职留用,“未便幸列卿贰,著给编修之职”。

于是有人怀疑吴省钦吴省兰当了双面间谍,早就向颙琰纳款输诚了,所以和珅的底细,被颙琰查了个一清二楚。

除了纪晓岚、吴省钦、吴省兰,还有一位重臣跟和珅关系密切,他就是福康安的四弟福长安

福长安跟自己的哥哥不是一伙,却对和珅情有独钟,结果也差点跟着遭殃:“诸大臣议用朋党律坐立斩,上命改监候,而赐和珅死,使监福长安诣和珅死所跪视。”

颙琰不是朱元璋,原本用不着死囚去当监斩官,他这么做,是要给福长安一条生路,并为福长安东山再起铺路,结果福长安这厮不但背叛了和珅,而且也辜负了颙琰的好意,起复委用之后也不好好干,又捅了不少娄子,要是换做别人,早就拉出去咔嚓了:“旋遣往裕陵充供茶拜唐阿,就迁员外郎。六年,以请还京,夺职,发盛京披甲。旋自骁骑校屡迁,再为围场总管,一为马兰镇总兵,再署古北口提督。屡坐事谴谪。二十一年,授正黄旗满洲副都统。二十二年,卒。”

原本是和珅大案的二号主犯,不但没死,反而委以重任,这就不能不让人怀疑:出卖和珅的,除了吴省钦吴省兰,还有那个六亲不认的福长安。

笔者一直认为,如果一个人不孝敬父母,不友爱兄弟,不珍爱妻子,不疼爱儿女,那是万万不可结交的,三国时期的马超没朋友,也是因为当时的人们都对他坑害父亲兄弟的行为深恶痛绝:“有人若此不爱其亲,焉能爱人?”

便辟、善柔、便佞,这三种损友的解释不止一种,还有人认为是自私、圆滑、花言巧语能说会道,但不管怎么解释,和珅这四个朋友,在和珅死后都活得不错,纪晓岚坑和珅,乾隆是知道的,吴省钦、吴省兰、福长安有没有出卖和珅,那就只有嘉庆皇帝颙琰知道了。

和珅不是什么好鸟,被朋友坑了也是活该,但是我们在商场、官场、职场、酒场上,也会有不少朋友,又怎么区分友直友谅友多闻与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?

正史中和珅的这四个损友,笔者总结了他们的特点:口蜜腹剑,颠倒师徒,六亲不认。至于和珅这四个损友中该不该包括纪晓岚,那就有请读者诸君慧眼明辨了。

有人说“能和你一起笑的未必是真朋友,真朋友是能陪你一起哭的”,这话笔者也不敢完全相信:鳄鱼也是有眼泪的,它流眼泪的的同时也在流口水……

Tags:
友情链接